• 2012/03/15 无法定义 - [什么都不是]

    之所以很久不更博客不是因为沉迷于围脖忘记啦【狡辩 而是我也不知道这个时代下大巴还能存活多久,也许某天那些可笑可爱的回忆就嗖的一下消失在茫茫的互联网之中了。不过其实这样也很好不是吗。

    最近觉得脑筋不够用,总是觉得困,颈椎发僵,屁股下垂,就连脸也变丑了...
  • 年底抑郁症全面爆发。

    做不完的工作,写不完的总结,存折里仅剩三位数的存款,没有人在等我的出租房。

    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平淡地在朋友面前说起你的名字,我说从前我ex如何如何,我曾经对她如何如何,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也不会再哭。

    我以为这样就是结束了。the end...
  • 老爸打电话聊着聊着,问我现在一个人住孤不孤单。

    我说刚开始当然寂寞啦,久了就习惯了,又不是没一个人住过。

    老爸沉默了半晌,说,不然你把那孩子叫回来吧,你贴点钱不要紧,两个人住不是挺好……

    后面的话基本没听进去,鼻子一下子酸得要命。但是...
  • 好像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成功地不哭了。就是一直在做梦,醒来,反复循环。

    还是不太习惯一个人,灯光太暗看上去很惨淡的样子,好像接下来的几十年我就会变成一个守着两只猫孤独终老的怪老太婆一样。

    所以我开始想象你还在的样子。写字...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